人物首页 > 警界 > 人物
高文平:满脑子装的都是“毒”
2017-05-31 09:10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彭天增

 

        皮肤白皙,身材修长,看上去文质彬彬,端庄内敛,然举手投足间,又给人以洒脱高雅的气质,第一面见到她,大都猜她是一名教师,但很少有人会想到,竟是与毒贩打交道的缉毒女警察,她就是新郑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高文平。
 
毒贩的“诱饵”
 
        而立之年,人生最美的时光,而高文平的日子似乎显得单调了些,因为她满脑子装的全是“毒”,毒品、毒窝、毒贩、吸毒、贩毒、抓毒、戒毒。连她自己都说不清,这辈子怎么与“毒”结下不解之缘,第一次与毒贩交手,也是以毒友的身份,角色是毒贩的“诱饵”。
那是一个盛夏的夜晚,在郑州市西流湖畔的一处游园内,经多日周旋,高文平终于在网上钓到嫌疑人,对方选择见面地点,她如约而至,淡雅的连身裙,飘逸的长发,月光下一汪湖水,又是在夜深人静之时,这分明就是恋人的约会嘛。丈夫和她同在一个单位,按说轮不上他去,但他实在是放心不下,与几名同行一道前往,负责保护妻子抓捕疑犯,到底是夫妻,总怕爱妻有个闪失,以致一对“恋人”刚接上腔,还没顾得上说几句“情话”,丈夫便从暗处猛扑上去,将疑犯摁倒在地。
 
这是艾滋病的血,你过来吧!
 
毒贩,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贩毒的人,但高文平的理解是歹毒凶狠。涉毒的人都懂,多少克要掉脑袋,多少克要把牢底坐穿,所以与一般刑事犯罪不同,毒贩敏感多疑,当自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往往会激烈反抗甚至以死相拼。
2016年春节前的一天,高文平和队友们得到线报,在新郑市一高档宾馆内,将一名毒贩堵在客房里,本想瓮中捉鳖,谁知对手已有察觉,当高文平端着毒贩叫的外卖敲开房门时,这名男子飞起一脚将餐盒踢翻,手里紧握着一个注射器,针管里有大半管暗红色的液体,他叫嚣着,“这就是艾滋病的血,看谁先上来吧。”在不知真假的情况下,当时按预案以清查为名先缓解对方情绪,最终将其诱捕。
        审讯时,这名毒贩极其猖狂,放言要杀高文平,毒贩啥都做得出来,高文平何尝不知道呢,其实她也在历经着身心的煎熬。曾有一段时间,高文平很纠结郁闷,她竟鬼使神差地跑到主管局长办公室,拍着桌子对着局长发泄一通,局长倒不感到意外,他何尝不理解她的心情呢,公安工作就是要历经血与火的洗礼。高文平后来在日记中写道:“放弃很容易,但没有磨难还能叫人生吗?精彩的人生是有代价的。”
 
柔弱女子竟拔出了手枪
 
毒贩似乎也在考验她。2015年初春的一天,摸清了一起毒品交易的内情后,高文平带着同伴前往新郑市一居民社区。嫌疑人车辆进院,买主下楼,钻进车内,交易完毕,买主下车,这一切都在民警们的视线之内,高文平一身淑女打扮,拎着包佯装住户往楼里走,当听到车子启动,她迅速转身跨步拦在车前,谁知车子并未停下,车窗处竟抛出一大叠人民币在风中四散,高文平嗖的一下拔出枪来,但车仍推着她走,她立即鸣枪示警,车辆被迫停下。周围很快有小区居民围了上来,直到高文平的同伴从车内将嫌疑人押出,小区居民仍认为这是在拍电视。
 
“尿检”是她交朋友的唯一条件
 
与吸贩毒人员打交道多了,高文平也看到了他们人性的另一面,他们被毒品侵害身体,腐蚀灵魂,毁掉了人格,但不少吸食者痛定思痛,也很渴望回归正常人的生活。
高文平试着与他们交朋友,推心置腹、促膝交谈,说到动情处,会与他们一起悲伤落泪,她每每言出至诚,苦口婆心,把自己的手机号留给对方,一个小本子记着好多“朋友”的住址和电话,上面还做了或许只有她才看得懂的符号,干什么用呢?原来这些符号标注的是吸食者做尿检的次数与时间,交朋友可以,但必须定期尿检,以此来看吸食者有没有诚意。
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因交友不慎染上毒瘾,自和高文平交上朋友,她历经了初期戒毒那痛不欲生、死去活来的煎熬,高文平始终在鼓励监督着她,每周必须同她一道去尿检。有时节假日女孩打来电话,相约出外玩耍,高文平扔下手里的活就走,为的是对姑娘表示诚意,俩人只要到了一起,高文平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交谈最多的就是戒毒。如今姑娘尿检已持续九个月显示正常,并结婚成家有了宝宝,姑娘一家都把高文平看成菩萨,姑娘曾说:“以前你来我家,我真的是心惊肉跳,甚至不想看你一眼,现在觉得像在盼着最亲的人来。”                          
 
“出游”山水甲天下的桂林
 
       入警18,她几乎一直是在缉毒岗位上,毒贩们的活动没有任何规律,所以高文平一年365天也总处在随时待命或是出警中,节假日与家人逛街出游,兴趣正浓时往往被突然招回,悠闲自得的游玩瞬间就会变成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今年“三八”节前夕,高文平和同伴们端掉了一个很有规模的制贩毒窝点,曲折的摸排、昼夜的跟踪、惊心动魄的抓捕场面,在她的缉毒生涯中的确可圈可点,算得上是精彩的一笔,局领导特地安排破案有功人员,可赴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出游一周,她得知后乐不自胜、喜出望外,竟然与局领导“拉钩”为定。她真的是轻轻松松、结结实实地休息了一周。其实她并没有启程南下,但一周时间她却实实在在地享用了,她干了些什么呢,第一天带着小儿子在游乐场整整待了一天,第二天陪着老娘完完整整吃了三顿饭,第三天花前月下又与丈夫重温了初恋时的浪漫......一周时间很快过完,高文平好不兴奋,因为她的几个近乎奢侈的心愿全部如愿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