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队首页 > 警界 > 警队
她们是警营中最美的花
2016-03-07 08:40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 | 作者:李巧娟

  每一年,我们都会集中讲述女警的故事,不同的故事,相同的精彩。女警的世界,一头是家庭,一头是事业,柔弱的双肩承担着两份重任。最美不过警花红,警营中还有一个更美的名字——警嫂,她们默默无闻站在丈夫的身后,没有抱怨,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
  警花加警嫂,警营里独特的群体,工作中的铿锵玫瑰,生活中的兰心蕙质,台前幕后,别样风采,同样的美丽。
  警营“女汉子”独当一面
  面庞黝黑、皮肤粗糙、衣着朴素,没有任何饰品,这是80后女警史悦给身边人留下的印象,作为平顶山市公安局警犬训练大队的第一个女驯犬员,史悦不负众望,作为唯一一名女选手代表我省参加全国警犬技术比赛,并取得佳绩,全省“巾帼民警”、省安保先进个人、上合会议安保先进个人等荣誉纷至沓来。日常的训练,相比寒冷酷暑,这份工作还充满了危险和挑战,为了训练犬的凶猛性,她经常伪装成“坏人”,刺激挑衅警犬,任由犬冲上来扑咬。虽为家中独生女,在同事眼中,史悦是标准的“女汉子”,执行起任务来啥都不顾。她冒着严寒,蹚过泥泞带犬仔细搜索,每次检查下来都沾得满身恶臭。室外车检,她一站就是大半天……工作之后,回归生活,30岁的史悦还没有孩子,想到训练有素的搜爆犬随时可能出现场用,另一只搜毒犬也正在培养搜索意识的关键期,一旦怀孕,就意味着要暂别训练,她还是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中原警营真的不缺少“女汉子”,或许是职业的特殊性,但更多的是她们对肩上责任的淋漓诠释。郑州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案件侦办大队大队长刘成晓,摸爬滚打在刑侦一线15年,先后参与侦办各类刑事案件数千起。刑侦工作充斥着诸多凶险,用刘成晓的话说:“干我们这行的,没有男女之分,我从来都是把自己当男人使唤。”2015年5月12日,刘成晓赶到一命案现场,人体组织已全部被蛆虫吞噬,仅有头发尚存。顾不上脏和臭,带领专案民警连续奔波四天,刘成晓亲手将身藏匕首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这两位打前线的“女汉子”让我们佩服,在幕后甘愿为别人作嫁衣的睢县公安局宣传科科长郝宁也毫不逊色,在特殊时期,几乎是她一个人承担了一个电视栏目的全部工作,十几年随警作战,为树立公安机关良好形象积累了宝贵的现场素材……“女汉子”的故事还在继续,她们与男警并肩作战,叱咤在有形和无形的战场上,守护着中原大地的平安和安宁。
  柔情似水,温暖一方群众
  相比坚韧的“女汉子”,中原警营更不缺少和蔼可亲的警察阿姨、警察闺女……
  三门峡市公安局菜园派出所辖区多为山区,户籍警蔡新玲常说:“山里的百姓很苦,我能为他们办点实事,心里很踏实。”辖区村民李某来派出所办理病故妻子的户口注销,当民警按规定要收回身份证时,李某急了:“我老伴一辈子没有照过相,灵桌上连个老相都没有,身份证上有她的照片,让我留个念想吧?”办好注销手续,蔡新玲将李某妻子的身份证照片从电脑中调出来,”当天下班后,蔡新玲就把李某妻子的电子照送到照相馆做好了遗像。随后,她带上礼物,将李某妻子的遗像送到了李家。李某捧着照片说:“谢谢你闺女,帮我完成了这么大的心愿!”
  对于郑州市公安局金水路分局社区民警于爱丽而言,36年始终驻守在社区,早已和社区群众融为一体。辖区群众朱某,1992年携一家老小投奔郑州的丈夫,因没有户口、没有工作、没有固定住所,生活极为艰难。丈夫不堪重负与之离婚。离婚后的朱某还要拉扯两个正上小学的孩子。了解到此情况后,于爱丽主动上门进行帮扶,同时,于爱丽多次协调相关部门,帮助其建立了相对稳定的家。而后,于爱丽又多方奔波,把朱某家人的户口迁到郑州,并通过办事处协调,为她办理了低保……十几年来,在于爱丽的热心帮助下,朱某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女儿考上大学了,儿子也能挣钱了,俺家也住上了廉租房,这些年来多亏了于大姐,她可是俺家的大恩人啊!”提及此,朱某对于爱丽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肖春平是永城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她的热情服务让司机觉得她是“娘家人”,群众找她办理相关业务,她都笑脸相迎,总是想办法为群众排忧解难;信访工作繁琐而平凡,濮阳市公安局控申科民警张敏从不跟群众急眼,而是真心理解,尽心帮助和真情化解,所以她被称为信访群众的贴心人……一件件小事,却紧紧贴着群众的心,她们的柔情似水,让群众如沐春风。
  带着婆婆、孩子住进单位,为了工作,她们蛮拼的
  “孩子都哭成这样了,要不先喂孩子一口奶吧。”听着婆婆的责怪,冯晓玲笑了笑说:“马上!有时候总想着办完这个手续再喂孩子吃奶,但是谁知道办完一个又来了一个,我不好意思让人家一直等!”婆婆说:“很多时候孩子都饿着肚子哭睡着了,她的衣服也已经被奶水浸湿了。”冯晓玲是内黄县公安局东庄派出所户籍民警,她的爱人是汤阴县古贤派出所民警。有了宝宝后,单位离家实在太远,她只能请求婆婆带着女儿跟她一起吃住在派出所,虽然孩子和她一起住在单位,但很多时候她还是顾不上及时给孩子喂奶。
  带着孩子上班的苦和累不言而喻,但为了工作,女警们就这样坚守着。“陪妈妈一起值班,我算不算是个小警察。”听着儿子稚嫩的话语,郑州市公安局二里岗派出所民警王琦琰心里酸酸的,在上合安保期间,由于夫妻两人都有任务,为了不耽误工作,王琦琰只能带着儿子吃住在单位。邵玲玲是开封市公安局相国寺分局交管巡防大队的一名普通民警,由于家在尉氏县,她每天在两地之间来回奔波,不想耽误工作,更不想让孩子成为问题多多的“留守儿童”。“时间长了,习惯了就不觉得苦了”。她这样劝慰自己。
  记录她们的故事,内心更多的是心疼,这就是女警世界的真实写照,一头是家,一头是工作,她们只有付出更多的辛苦来平衡两者之间的矛盾。
  警嫂和警花一样美丽
  警花的故事讲不完,警嫂的倾情付出更值得赞美。
  当丈夫饱受尿毒症病痛折磨时,李华选择不离不弃、勇敢担当,她的丈夫姚剑是息县森林公安局治安大队长,2014年被查出尿毒症,面对家庭的巨大灾难,李华擦干眼泪,开导疏解丈夫的情绪,安慰双亲,在大家的关爱帮助下,姚剑顺利地做了肾脏移植,身体逐渐恢复,也是在李华的全力支持下,姚剑荣立个人三等功、“十佳政法干警”等荣誉称号。郑州市公安局长兴路分局民警孙义华的妻子马萱,为了支持丈夫工作,辞去工作,在家悉心照顾患有严重心脏病、高血压的婆婆和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姑子,以自己的柔肩挑起了家庭重担,街坊邻居都称她为“中国好嫂子”。新乡市公安局侦查支队民警史建平的妻子常靓,二十多年如一日,她一人包揽了全部家务,在婆婆病重期间,丈夫因公出差,她就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医院照顾病危的婆婆,端屎端尿,婆婆便秘,她就下手给婆婆一点点地抠,史建平还有一个智障的大姐跟他们一起生活了21年,常靓非但不嫌弃,还把大姐照顾得很好。正是有了这么得力的“贤内助”,史建平先后荣立一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
  2015年10月,马萱、李华入选全国“好警嫂”,同她们一起入选的还有洛阳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肖兴波的妻子贾莹莹、新野县公安局汉城派出所副所长田志华的妻子山巧丽。她们不仅是丈夫的依靠,更是整个警察队伍的依靠,为保卫百姓平安的民警撑起了一片蔚蓝的天,坚守、关爱,作为妻子,她们用实际行动诠释着平凡中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