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你是那琴键上的月季花
2017-09-27 17:14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周 勇

 

一位音乐系讲师朋友喜欢在钢琴上放置一束玫瑰花,她说,此物陪我几十春秋,唯有玫瑰与之般配,方能诠释心中之爱。
不错,我看过她的演奏,指尖轻舞,琴键弥香,游弋的风、流年的月、道不尽的繁华落寞……我懂得,那不仅仅是黑白键敲击的完美章节,更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
我告诉她,作为交警的我们,心中其实也有琴键。
记得一位同行写过这样一首诗:双实线、单行线、停车线/心中的五线谱/红灯、绿灯、黄灯/闪烁的音符/斑马线则像一条黑白色的琴键……我由衷地佩服这位同行的想象力,如果一定要像讲师朋友那样放置一束花,我想,一定非月季花莫属。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轼曾为月季题诗一首:“花落花开无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牡丹最贵惟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唯有此花开不厌,一年长占四时春。”多好的“无间断”、“不相关”,任尔酷暑寒冬、风雨交加,我自嫣然伫立,唯有爱与坚守。就如同诗人,眼中有诗、衣领有诗、掌心中也有诗,生命所在之处皆是平仄;也如同将军,战戈有豪情、号角有豪情、夜光杯中也有豪情,铁马所到之处皆是沙场……也如同交警,头顶有警徽,眼中有黑白键,心中有五线谱,岗位所在之处皆是“平安”二字,如同月季花一般“长占四时春”。
有人说“月季花”开得太频繁且单一,每次欣赏的时候都是老样子,俗气。但我不认同,频繁是因为坚守,单一是因为信仰。的确,交警也很平俗,平俗得脱下警服扎进人堆里你就认不出他,但只要穿上警服,他们就是五线谱中最美的乐章。淅川交警张荣超,早在南水北调中线移民任务下达前就已经知道自己身患癌症,但他仍主动请缨要求下一线,到移民车队任务繁重的执勤点值班,在平安送走了50000余辆/次移民车队、向16.5万移民微笑挥手之后的三个月,张荣超因病情恶化离开了人世。他在工作笔记里引用了宋代诗人李纲《病牛》一诗改编的句子:“不辞羸病卧残阳,自有清水欢笑过。”
一位伏牛山脚下的“病牛”,用坚守书写了自己的欣慰和快乐。
方城交警王保山,一个有善始但却没有善终给患有老年痴呆症母亲尽孝的“不孝者”,一个答应陪女儿去看大海的爽约者,在一个秋寒袭身的9月凌晨,于S103省道七里岗桥路段疏导交通时,以身殉职。
 “可伶摇落西风里,又放寒枝数点红”。这位19年来坚持在一线工作零失误的交警,用信仰引领出“寒枝数点红”……
没有一个人愿意在危机四伏的车流中工作,可我们交警是在弹奏五线谱,更没有一个人愿意将青春耗费在简单枯燥的水泥路面上,可我们交警是执着坚守的月季花。月季花从不忌白昼黑夜,是因为它们懂得并享用着寂寞;月季花从不怕烈日炎炎,是因为它们有着红心一朵;月季花从不惧暴风骤雨,是因为它们有着百折不摧的坚韧;月季花从不怯冰雪交加,是因为它们自己就是满园春色……  
 “幽音待清景,唯是我心知。”琴师用手指弹奏出完美的乐章,而我们交警,会用坚守和信仰,绽放一个充满春天的铿锵人生。
  (作者单位:淅川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