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文学是一颗温柔的子弹
2018-06-26 09:04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连忠诚

 

  
拥挤的城市,孤独的空间,赶路要紧,在钢筋与混疑土的建筑森林里,你会在如此的环境中尝尽孤独的滋味,茫茫人海,相互依靠,客套或者寒暄,并不能驱散人与人之间的隔绝感,甚至让孤独壮大,就像曼哈顿一样生机盎然,何况我们在这个自媒体时代的监督下执法。
众所周知,现在文学非常边缘化,社会大众关注文学的人很少,有限的大众关注,也常局限在几个话题人物身上。在这样的时境下,写作者——尤其是体制外的写作者,要想通过文学换取一些现实的东西,非常困难。作家要在作品里描写命运,个人的命运、民族的命运、国家的命运乃至于全人类的命运,但作家本身,却很难通过作品来改变群体的命运。无疑,公安文学在这个艰难时期,给眼前的混乱执法环境最后的温暖光环,面对警民关系日益紧张的当下,或许有温度的公安文艺作品可以缓解如此混乱的执法环境。公安文艺作品时刻在温润并修复,缝合人与人之间的孤寂,融化坚硬、误解、焦虑、对抗甚至仇恨,仿佛一颗温柔的子弹可以击中要害。时光常常这样,塞给我们很多伤害情绪,有时因为忙碌不堪,心力交瘁,挤出了伤感。一个人静坐时,认真审视自己,这些饱满柔软的生活细节会瞬间让我们陷入无助。只是,需要清醒理清,我们被时间翻阅,当内心越来越厚,手中的岁月越来越薄……
岁月未存慈悲,写作是一件孤独的事,一个人在角落里,不遗余力想,柔软坦诚,能够被温柔对待,而不是因为无力感想回到从前,也希望未来仅仅是闲暇的憧憬,而不是妄想,可以永久预祝此刻。
以文字点灯。在黑夜里,照亮我,照亮盘踞在我身体里的灵魂和心魄。这也许就是宿命。允许我这样说。相信很多写作者在文学的路上看到了宿命。也许很多人努力在文学的路上,但,照耀他的光,还在更远的路上。
在繁忙甚至流血牺牲的工作环境中和平年代人民警察是最可爱的人,一流的队伍需要一流的表达,讲好警察故事已经势在必行,我们的群体遭遇群众不理解甚至误解对抗。因此数量之少而不具普遍意义公安文学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跃然人民警察队伍和群众面前,无疑起到了缝合两者关系的媒介。显然,在制服面前,我们需要表达,表达一种情绪,一种存在的情绪表现。我们需要用文学这样一种形式,来表达我们的存在、思想、境遇、焦虑、得失成败和欢喜悲伤。这种意义上说,公安文学无疑成为我们人民警察坚实的臂膀,可以修复警察的委屈,化解群众的误解。作者靠作品说话,相信我们努力用最好的文艺作品回报我们无愧的警徽。今天,我依然觉得这身警服是骄傲自豪的,因为警服才是我写作的源泉。一流的公安业绩需要我们一流的讲述,做到心中有大义,心中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为时代放歌,为人民放歌,为人民书写。用公安文艺作品激励自己做一个有温度、有深度、有情趣的人民警察。
愿这颗温柔的子弹击中自己,也击中对方,击中你我,彼此喜极而泣温柔相待。
  (作者单位: 郑州市公安局地铁公安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