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与你同程
2018-09-10 10:22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王玉洲

 

人生的路程,总要有人相陪,我们才会不那么孤单。虽然儿女的相陪来得最晚,但意义却最为深刻,这是上天给我们的礼物。
2013年的仲春,我的女儿诞生了!名为梓茵。这是我为其起的数十个名字中妻子最满意的。中国人大概是最注重名声的,对于名字有一种执拗,妻子有言在先,你可是有学问的人,起不好名字,小心我鄙视你。于是奉命起名,觉得担子好重。采薇、婉瑜、馨蕊等颇有气质的名字也被妻子否定了,我顿感压力山大。
直到女儿诞生一个多月之际,我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梓茵”二字。“梓”,在汉语中原本指的是一种树木。引申义有两种,一种就是我们常说的“桑梓”,意即故乡;另一种就是“付梓”,意即交付印刷,寓意成功。“茵”既有绿色又有荫翳,那么也就是既有健康又有福分之意了。所以“梓茵”一名承载了我们对女儿平安、健康、幸福、成功的期望,也盼望她热爱故乡这方热土。
刚出生时候的小“梓茵”眼睛微闭,小头小脸,卷曲的黄头发,雪白的皮肤。我从护士的手中接过女儿,刹那间有一种恍惚:这就是我血脉相连的女儿。我抱着梓茵和闻讯赶来的岳母、大姐回到病房,妻子正在床上,看到我们,喃喃地说:嗯。头发、皮肤、脸盘像你,鼻子像我。白天我上班,姐姐在医院照顾妻子和女儿,晚上我和姐姐一块照顾母女俩。一听到女儿的哭声就开始手忙脚乱,冲水、喂奶、换尿布、洗尿布,忙得不亦乐乎。
在医院待了五天后,我们离院回家,开始了传说中的“满月”之旅。这头一个月是婴儿成长的关键期,照料任务最为不易,幸好有岳父母和姐姐们相帮,但也是一路跌跌撞撞。因为我的父母年事已高,所以在医院生产的时候根本没有告诉他们,怕他们牵肠挂肚,放心不下。直到回到家中,我才从老家将他们接过来,他们颤微微地爬楼梯登上四楼,进入家中,看到了他们盼望多年的隔代人:小孙女王梓茵。那一刻,我发现他们浑浊的眼中有“晶莹”。作为父母唯一的儿子,我深知父母很想在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孙子或孙女,能替我们照料一二,这样他们的心中才不会有遗憾。可是我们的成长、成熟却是以他们的衰老为代价,不可逆转。
时光在琐碎中悄然而逝。小梓茵的脸蛋一天天地胖嘟嘟起来。其间,梓茵因为出疹、厌食、呕吐、感冒,我和妻子数次到医院求医问药。看到梓茵不好受的时候,心里很痛很急,希望自己能够代女儿受苦。看到梓茵露出微笑的样子,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奖赏。有一个星期日的中午,我躺在床上逗梓茵,不留意间竟然睡着了。忽然听见咚的一声响,我睁开眼,原本躺在床上的梓茵已经躺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呆了一下,心想坏了,梓茵会不会被摔出毛病。然后马上抱起梓茵哄她,轻揉她的头。她哭了一阵儿不哭了,我连连夸她乖。直到感到她一切正常后,我悬着的心才逐渐放下。之后,我只要是将她放到床上,都会找个带椅把儿的椅子逼在床边,防止梓茵翻身时不小心掉到床下。
鲁迅诗云: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然而父母终究不能一直陪在我们身边,他们也有老去的那一天,他们的路也正是我们的路。我们也不能常伴子女,最终他们的路要由他们自己来走。所以,梓茵。我会珍惜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在与你同程的这段路上,与你风雨相依,坦然面对!
(作者单位:新乡市公安局耿黄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