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捏闸”啊
2019-11-12 14:53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彭天增

 

  昨天是女儿的生日,照常我得给她发一段祝福的话,正巧手头有点急活,就微信草草发了一句:“别看你长大了妞妞,不听爸的话,爸还打你的屁股。”
  想想日子过得多快呀,近四十个寒暑飞驰而过,姑娘刚出生时的情景还在眼前。那是1981年秋季的一天,夫人突然有“阵”了,她傻大胆独自一人就往医院跑,我下午下班来到医院时,姑娘已呱呱坠地,我想进产房看看,小护士阻止了我,我只好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我马上要出远门,一走就要一年多,能不能让我只看一眼?”小护士迟疑了一下说,跟我来吧。心砰砰直跳,我跟着她走进产房,大远就看到前方有位护士双手正托着一个哇哇直叫的小婴孩往桌子上一台磅秤上放:“6斤3两。”我赶忙上前伸手想摸摸女儿的小脸蛋,护士马上挡住了我的手,当时也不知道说啥好了,“妞妞,叫爸爸。”护士听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妞妞,你来到人世间,第一个见到的就是爸爸。
  养姑娘的感觉真好,生活中平添了不少乐趣。到了该上学时家里犯了愁,托关系找后门一心要找个名牌学校,最后我一锤定音,就在我家门口上,省建五公司子弟小学,一个班12个人,宽宽松松多好呀,放学回家百十米远不过马路又安全。上初中也是在我家对面国棉一厂子弟中学,一个班17个人,安安静静老师也能顾过来,好多家长迷不过来,找名牌上名校只会多折腾孩子。但到高中不行了,高中是考的,女儿和她娘一样傻大胆,直接报个郑州最火的外语学校,结果还真考上了,国棉一厂的大喇叭连播三天。
  高中离家远了还要骑自行车,我是老大不放心。每天骑车子离开家时,我就要啰嗦几句:“过马路小心点,别急啊……”然后目送她走远。有一次我送她到楼下还没开口,她就说别啰嗦了,回去吧。因为我老是那两句话,但看着她远去还是不放心,就大声喊一下:“捏闸啊。”姑娘估计没听见,邻居她阿姨正好出楼洞听到了,“哎呦,妞恁大了,她会不知道捏闸。”哎,你别说,她这句话还倒给了我灵感,我就以此写了一篇题目为“捏闸”的散文,交给了省会一家都市报副刊部的编辑。第二天,美女主编就给我打电话:“彭老兄,你文章中说的‘捏闸’二字,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调侃,但我们编辑部几个同事听我念你的稿子,念到捏闸两个字时都哭了。这是一份多么珍贵无价的爱啊,‘捏闸’二字胜过万语千言。关心、操心、担心、不舍、牵挂、期待、溺爱、呵护全在这两个字里面。”你看,人家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也觉得酸酸的。
  也正是这么一种心绪,姑娘在南京理工大学毕业后,我力主她回到郑州回到家乡来,最主要是回到爸爸妈妈身边,姑娘毕业前曾经给我写过一封信,大意就是江浙一带经济十分活跃,青年人有着大好的发展前景云云。我直言不讳地对她说,姑娘,别傻了,人的一生很短暂,亲人离散天各一方是人生最大的缺憾,有爸爸妈妈在你身边,你获得的幸福胜过一切,如果你留在南方,距家千里之外,就是一天能挣一麻袋钱又有什么用呢。姑娘倒是很听话,“大四”那一年她顶住校方、用人单位的层层鼓噪,毅然决然回到我的身边。
  现在姑娘明白了,偶有头痛脑热,我立刻就会出现在她身边,我最拿手的擀面片片刻就端到她面前,闻到这诱人熟悉的味道,姑娘的病已经好了大半。有一次姑娘想吃我的手擀面片,我慌忙下手和面,做好后在厨房就喊她,“妞妞,过来吧,趁热赶快吃。”谁知她三岁的小姑娘跑了过来,“谢谢姥爷,给我盛一碗吧。”我一看笑着对她说,去一边,不是叫你的。小妞妞一听哇的一声可哭开了,那哭声、那举止、那表情,简直就是她妈妈小时候的翻版,养大了一个妞,从头来再养一个,昔日的生活场景,今天一一重复再现,人生的最大乐趣也不过如此吧?  
  (作者单位:郑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