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警察·父亲·小手枪
2020-07-15 08:39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武德龙

 

六一儿童节临近,儿子跑到超市选了一把机关枪玩具,带奥特曼声音效果的那种。看他开心的样子,我想起了小时候父亲给我制作的小手枪。
那时候我正上小学,当时流行打火柴的小手枪:木板上面排列着带小眼的铁链,把火柴倒插在最前端,扣动扳机就能听见一声响。很多同学都想借一把玩儿,当时我是班长,心里想怎样才能得到一支小手枪呢?
晚上吃饭时,父亲看出我有心事,在听清了缘由后,也没有说话。第二天晚上,我看见父亲找来一个木块,用锯条一点一点锯成了三角形,他面前还放着自行车的链子拆成的小铁链,还有粗细不均的铁条。父亲蹲在那里把铁链固定在了成型的小木块上,又把铁条的一端扳成了十字结,穿进铁链的小孔里,然后他在废旧的自行车内轮胎上剪了一个环形的小皮带套在了铁条的十字结上。
煤油灯下,我蹲在那里兴奋地看着在父亲的手下,一把小手枪一点一点像模像样,要么扳机松了,要么铁链歪了,父亲反复地调整着。农村的深夜是那么的寂静,耳边传来“啪”的一声响,空气中顿时弥漫着火柴被点燃时特有的气味。我看着父亲,灯光下他的身躯是那么的伟岸。父亲把小手枪递给我,说了句:“好好干才能干成!”
年幼的我只是模模糊糊记住了这句话,父亲说的“好好干”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父亲早年在范县电机厂工作,当时有一个名额可以安排家属到范县服装厂,他让给了工友,母亲从此就待在了孟楼老家。由于父亲工作勤恳,筹建范县炼油厂时,又把他抽了过去,为了争取建厂物资,临近春节,父亲让其他人回家过年,自己在北京坚守。当时我刚出生,发电报让他起名字,那年恰逢龙年,武氏家谱排到“德”字辈,父亲回话说就叫“武德龙”吧。
炼油厂建成后,父亲又被调到了离家三十多里远座落在乡镇的范县化肥厂,也就是后来归濮阳市石化局直管的市第三石油化工厂,并在那里退休。退休的时候父亲只带回家两个装满书的木箱。
每当家庭困难需要帮助时,亲友们都很惋惜当时让出那个进城的机会,让外人不理解的是,干了这么多年工作,曾管过多年物资的父亲,直到退休家庭还是如此清苦。父亲总是对年幼的我们说,“好好干不就行了吗”!
“好好干就行了”,这句话让我对生活和学习从模糊走向了清晰,他像是一道考题,其实本身就是一个答案。
1997年,我警校毕业面临分配,按籍贯和考生来源应该回到老家的乡派出所工作。很多同学为了留在城市,费了很大周折也未能如愿,而我正在农村老家地里干活时,接到了去市公安局工作的通知。因为当年的分配政策是:只要父母一方在市属单位工作的,就分配到市里。而当年全家人都反对父亲去的那个偏僻小厂——范县化肥厂,被改制为濮阳市石化局直管的市第三石油化工厂。
为我送行的时候,全家人都沉默了。不过,我想,没能带着孩子随父亲进城的母亲,应该在心里释怀了那个遗憾。家人们也应该理解了父亲像一块砖一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而无怨无悔的那份坚持。我更多地想起了父亲这些年不为人知的寂寞。当天晚上父亲打开了一瓶泰山特曲酒,我们俩面对面坐着,我给他满满斟了一杯,双手为他端起来,他一口喝下,说:“一定要好好干啊!”
“好好干”这个朴素的想法让我在工作和生活中充实又快乐。
我的眼前又浮现出父亲在灯光下为我制作小手枪时的场景,那一举一动穿越岁月的云烟扑面而来,我也瞬间明白了父亲说的“好好干”那句话的深刻含义和良苦用心:当学生就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当工人就要勤勤恳恳努力做工,而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当然就意味着责任和奉献!
父亲其实从未走远,他的名字叫武忠春: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知行合一信仰坚定的人。
(作者单位:濮阳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