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祖孙”情深
2020-07-15 08:42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王先亮

 

  
鼠年的“六一”儿童节到了,我一直想带着3岁半的儿童米尔扎提去朋友种植的大果园里看一下,那里桃、梨、杏、石榴、山楂什么果树都有,也好让他在快乐的玩耍中开开眼界。
一天下午下班后,就骑电动自行车载着米尔扎提出发了。
进入果园后,小米尔扎提看到什么东西都是新奇、好玩的,不停地问这问那。他用小手指着石榴树上火红的花儿问:“这么好看,是什么花?”我说:“石榴花。”他又指着桃树上一串串桃子问:“是什么果?好吃吗?”我说:“是蟠桃呀,长熟了又香又甜,会特别好吃的。孙悟空曾上天宫偷吃了好多王母娘娘的蟠桃呢,等蟠桃熟了,我带你来吃啊。”
当他看到一大群混在一起的鹅鸭时,就又问哪只是鹅,哪只是鸭子?不管问什么,我都耐心地、不厌其烦地给他解答着。小米尔扎提很高兴,一双天真明亮的大眼睛不时笑得眯成了一条线。
园内的游客见我们爷俩玩得这么开心快乐,既很羡慕,又迷惑不解,有人问我:“这是你的小儿子吗?”我摇摇头。又有人问我:“这是你的孙子吗?”我依旧摇摇头,他们感到一头雾水。为了弥补这尴尬的场面,我只好承认说是我带孙子一起出来玩一下。
其实,米尔扎提是新疆维吾尔族小朋友。2018年春,我和他的父亲艾力·牙生认识时,他还不到两岁,但是很可爱,就经常逗他玩,所以他跟我很熟悉。也是为了搞好民族团结的缘故,我在潜移默化中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小孙子,所以他们一家人对我特别亲热。
每次看到小米尔扎提,就想起了儿子富民的小时候,我真的觉得有点对不起他。95年儿子出生时,我在鹿邑乡下马铺派出所工作,由于经常加班,工作特别忙,经常月把时间还不回家一趟,因没人看护他,就把他委托给了爷爷奶奶照看,所以送他上幼儿园也比较晚。既没能给他过幼时温暖的父爱,也没能让他过上一个快乐的儿童节,更没有使他提前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这是我对儿子一生的最大亏欠。
2017年我调到真源派出所后,就想一心一意地做好社区群众工作。也许是我想把孩子当作联系群众、做好一村一警工作的纽带,也许是我想把对儿子幼年时父爱的亏欠弥补在辖区人民群众的儿童身上,我对辖区幼儿园的小朋友特别地关心、爱护。每次我到幼儿园时,总有一大群小朋友拥上来给我拉手,向我打招呼。每当这时我就感到特别地开心,我觉得他们都好像是自己年幼的孩子,或者活泼可爱的小孙子。
我和小米尔扎提在朋友的大果园里流连忘返,时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中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爷俩玩得特别融洽、特别开心。夜色渐渐地笼罩上来,我们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果园。在我工作特别紧张的时间里,这是一次难得的消遣。如果不是血缘关系和不同的民族,谁也分不清我和米尔扎提小朋友是否真爷俩。
  (作者单位:鹿邑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