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二日谈
2020-07-15 08:42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孙迎健

 

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但绝对是最有波澜的一部分;值班只是工作的一部分,但也是最富有挑战的一部分。
又是一个值班日。如果警情研判、数据分析、人员查询和信息整理是“小食拼盘”,那么万字的每日工作报告就是“超值全家桶”了。但凡坐下去,除了上厕所,就别想站起来。听着张智成的《凌晨三点钟》,真的可以从早晨八点钟忙碌到凌晨三点钟,何等的酸爽?真的以为都结束了吗?寅时的特殊警情不期而遇,全当是“特早茶”来提提神吧……还有什么吗?没错!不远的前方还有交班早例会在等候。等这些都结束后,才发现每次值班的时间远不止24个小时。
工作上的超强续航,肯定会导致生活中的大量虚电。值班后的一天,能按时回家是大概率事件。本该卧床昏睡,但却下厨做饭。要说不是不累,而是想通过做一顿饭的方式,来完成工作模式到生活模式的切换。粥熬好,菜炒好,搭配餐后的洗洗涮涮,就得无缝对接“亲子频道”。孩子做一张卷子,我同样也要来一份,为的就是能感同身受地开展“一对一辅导”。等他写完作业,也差不多十一点或是十二点了。他洗洗睡了,我的电量已经报警多时,必须考虑睡眠模块了。
无论是睡眠时间还是睡眠质量,近期都处于谷底水平。检测数据可以看出,每天睡眠时间多则六个小时,少则三个小时;没有深度睡眠,基本维持一小时醒一次的频率。要说在想什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特别刻意的想让自己平静下来,但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有时烦躁时坐起来冷静一下,可虚弱的身体和倔强的灵魂依旧较劲。如此睡眠来打底,恐怕连“亚健康”都很难维持。整个人似乎被抽去了筋骨,精神若即若离,身体疲惫不堪,能保住“季健康”的级别就烧高香了。
恍恍惚惚中,听到了闹铃的喧嚣,知道已经清晨六点了。挣扎片刻后还得屈从现实,毕竟已进入备餐阶段。无论是DIY,还是下楼买,都得分秒必争。随之而来的叫醒孩子,催促吃穿,检查装备,搬车下楼……一步都不能少。
望着孩子远去的身影,再抬头看看刺眼的阳光,小股的晨风慢慢划过,顿时醒悟:人的每一个夜晚都是一次死亡,每一个黎明都是一次重生。不管昨天今天明天,能洒脱面对就是美好的一天。
来!给生活比个愿!
(作者单位:焦作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