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首页 > 警界 > 文化
幽芳寄远
2020-07-15 08:43 | 来源:河南省公安厅网站 | 作者:刘梦凝

 

前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朋友约我一起去山里捡石头,他说山里兰花此时也应该开了。他在电话里还特意解释说,捡的也就是一些普通石头,不是什么宝石。其实我当然知道大别山这边多是普通的黄蜡石。只觉得听他说这些话像个孩子,很可爱。说句心里话,他确实很单纯,内心纯净得像个孩子,沉浸在自己书画世界里,谁料,就是这么可爱的人,却在去年冬天因心梗去世,带着他未完成的梦。
那天石头倒是没捡到,却让我平生第一次见到了生长在山里的兰草。我们穿过一片竹林,在一片长满松树的山坡上,地面被松针和枯树叶覆盖着,几丛兰草潇洒地散落其间,叶修长,翠绿鲜亮,挺然直上,犹如秀发披垂,亦如利剑拔张,香气浓郁纯正。我被兰的这股野性,这份质朴,吸引了。
朋友在山石崖边也发现了几株兰草,已经开花了。我见他俯下身子,看着青苔,嘴里吟诵着:“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在他的眼里,是诗,是画,他的每一幅书画作品都是有灵魂的,我想他一定是在用生命去感受,用灵魂去诠释。
我挖了一株没有花的,开花的就让它们在山谷里芬芳吧。山里的朋友说没开花要它做什么,他说现在没开,来年也会开的,果然让他说中了,第二年春天那盆兰花像得了某种感召似的,从草的根部悄悄伸出两根绿色花茎,顶着两个紫黄色的花蕾缓缓开放。一盆兰花,就是一方风景,也是一种心境。小小的居室,因为兰花的点缀,多了几分雅致。我小心呵护着,每年花都开得特别旺。
兰花,以花香清幽和其高洁的品格以及坚韧刚毅的气质博得了世人的青睐,不仅画家为之泼墨挥毫,文人墨客也争相为其吟咏。
元代郑所南画兰从不画根,呈飘浮状,人问其原因,他回答:“国土已被番人夺去,我岂肯着地?”郑板桥,注重师法自然,他嗜好画“乱如蓬”的山中野兰。
“兰花生于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之法,不因穷困而改节。”这是几千年前孔子对兰的赞美,也是对自身的坚守,他做到了,为世人树立了不朽的丰碑。屈原生前极爱兰花,在《离骚》中,多处出现咏兰的佳句。“秋兰兮清清,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把兰花喻为美人,君子。“谷深不见兰生处,追逐微风偶得之。”苏辙的诗句,意境深幽,不着一禅字,尽得禅意。
朋友是懂兰的,他告诉我栽培兰花的介质多以水草,木屑,树皮,败叶为益,兰花在这种环境里枝芽会更加茂盛。我不禁感叹,人们只知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殊不知兰花根殖于腐质而不败。
兰花,带着大自然的灵气从容地走进城市,淡淡的生长、淡淡的芬芳,默默地诠释着生命的淡然和从容。
我想,人生也应该像兰花一样,把自己活成一种属于自己的方式。不争不躁,闲散之时,读着自己喜欢的书,写点散淡的文字,弹弹喜欢的曲子,让自己的灵魂在音乐里沉浮,在书香和兰香里芬芳。
  (作者单位:固始县公安局)